取消
首页  »  听说我们不曾落泪  »  听说我们不曾落泪

听说我们不曾落泪

听说我们不曾落泪

主演:
赵杰 (台湾演员)余俪徐少强吴春怡 
备注:
类型:
枪战 恐怖 战争 
导演:
布莱恩·斯派克 
别名:
更新:
24-05-20/年代:2010
地区:
新加坡
《听说我们不曾落泪》内容简介
兄妹之禁锢的爱 我对准她的娇嫩一触即发

兄妹之禁锢的爱好像注定是一场空,我和她的感情就连我们自己也理不清,不似亲情,爱情还未满,兄妹之禁锢的爱让我不敢随意破坏,即使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还是不敢轻易的越过那条线,也许我们我怕的不是什么所谓的兄妹之禁锢的爱,而是我怕我承不起她的情……

兄妹之禁锢的爱

我在高中时认了班里一个同学做妹妹(我们那时侯兴这个)。她叫梦雅,当时大家都喜欢叫她小不点,因为她长的娇小玲珑,十分可爱,为人也善良真诚。与我一样,她特喜欢读金庸的《射雕》,后来她遇到开心或不开心的事都喜欢找我聊,我们一直以“愚兄”和“贤妹”互称。高中毕业后,她只考取了一所中专,我们之间偶有书信往来,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。

大学毕业后不久,我辞掉了刚到手的教师的工作,只身来到了上海,并很幸运的进入一家刚成立的外企工作,待遇很是优厚。一年后的某一天,忽然接到梦雅的电话,她在电话里支支吾吾,顾左右而言其它。我意识到她肯定有事情发生了,再三追问下,她终于告诉我——她所在的公司解体了,老板欠了她几个月的工资也无处追讨,她自己又不知得了什么病,经常肚子疼,医生怀疑她有子宫瘤,让她做全面的检查。

兄妹之禁锢的爱

可偏偏不富裕的家里又刚为他哥哥的婚事破费了不少,这一切压力让她感到了绝望,她在恍惚间拨通了我的电话我赶紧安慰梦雅,劝她勇敢克服这一时的困难。幸好我手头当时有些余钱,问知了她的帐号后,立即汇了3000元钱过去,并叮嘱她赶紧做全面检查,如果真是大病,我们再共同想办法酬钱。两天后,电话里传来她快乐的声音:“愚兄,大夫说我没有什么病!根本没有什么瘤!”我听了也十分高兴“太好了!太好了!!你个小坏蛋儿,都快把我急死了..”电话那边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,然后传来她低低略带沙哑的声音:“……愚兄,……我想你……”不久,在她的坚持下,3000元又汇回给了我。

兄妹之禁锢的爱

春节快到了,我决定在回家的途中先去大连看看梦雅,她知道后非常高兴。在大连车站,我们见面了,虽然多年没见了,我们彼此变化都不大,梦雅的脸上还是那俏皮的笑容,水灵灵的大眼睛依旧闪着纯真的光彩。寒暄几句后,她接我去了她的住处——她跟别人和租的一居室,同住的女孩已经提前回家过年去了。聊了些工作和房子的闲事之后,我们忽然都没了话题,场面有些尴尬。

我原计划是吃过晚饭后,自己在附近找一家宾馆住,可梦雅住的地方比较偏僻,周围实在很难找到象样的宾馆,所以她建议我不必出去白费力了。略做思考后,她用恩赐的口吻说:“谁让你是我愚兄呢,不能看你露宿街头呀,今天就住在这里吧!”我笑着说:“这可是你自己引狼入室,须怪不得我欧阳克今天要大开色戒了。”“你敢!”她笑着回了我一句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留了一盏昏暗的小灯,我睡到了梦雅的床上——她则睡室友的床。我们躺在床上,聊着彼此这些年来的经历和感悟,东扯西扯的聊到了有关性的话题。忽然,她侧过身,面对着我问到:“愚兄,你老实交代,还是不是处男呀?”

我晕~~~,打死我也没想到她会这么问。“我?当然……..还没被处理呀,怎么了?”“哈哈~!真的?你这么老土啊,没有机会吗?”“机会当然有啊,但是我对自己可是要求很高的,老党员了,哪能那么容易叛变呀。”话虽这么说,我自己心里清楚,即使真的遇到所谓的机会,我八成也不会真的做什么。在我的心里,女孩子是特别看重贞操的,如果不能保证将来生活在一起,我是不会跟她们上床的。“愚兄,其实能看出来,你还跟在学校里时差不多,还默守着许多原则,可……许多原则在这个社会是吃不开的。”“呵呵,瞧你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,难不成你有过那方面的经历?”我故做轻松的反问,心却莫名的悬了起来。

兄妹之禁锢的爱

“当然啦,我都出来工作三年多了,怎么可能还是处女呢。”她的口气似乎带着骄傲。我的心却一下子沉了下来。我这是怎么了?她说的没错呀,在社会上闯荡这么长时间,又有几个人没有性经历呢?有什么理由希望别人也跟我一样执着呢?

“愚兄,……你会瞧不起我吗?”她试探着问我。“怎么会呢,总不能我保守就要求你也落后嘛”我故作轻松的回答,心里渐渐开始释然了。“总有一天我会骄傲地向你宣布,你愚兄已经被光荣的处理啦”“你真的想吗?”她略带犹豫地问,我的脑筋瞬时转了几道弯,却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好嘿嘿干笑了两声。“……到我的床上来吧……”她的声音很轻,却象是一声惊雷在我的耳边响起。我一下子木在那里,她也不再说话,只是默默的看着我。我该怎么办兄妹之禁锢的爱?当时我脑袋里想的什么现在已记不得了,只记得我当时呆了一会儿后,浑身紧绷却故做轻松地躺到了她的床上。

兄妹之禁锢的爱

一只温柔的小手在摸索中握住了我的手,并拉着我的手环在她的身上,我侧过身,开始和她深情的热吻……这是我们第一超越拉手以外的亲密接触,兄妹之禁锢的爱让我的激情不断的高涨。当我们的嘴唇分开时,我注视着她的眼睛,从她缓缓睁开的眼眸中,我看到了和我一样的陶醉以及对进一步融合的渴望。我们再次拥吻在一起,互相摸索着腿掉了对方的内衣,我的手忍不住游走在她细嫩光华的肌肤上,她也不住轻扶着我的后背。

我的身体已经无比的坚强起来,我只想要她的身体,我们的喘息声越来越重,她笨拙的调整着姿势,准备迎接我的入侵,我用臂肘支撑起自己的身体……这时,她忽然怯怯对我说:“愚兄,你……要轻一点,我……我没做过,还是处女……”又是一声惊雷在我的耳边炸响,犹如忽然被极速冷冻,我的身体一下子僵在空中……她还是处女!她是我的贤妹,我到底在做什么!我能保证将来跟她生活在一起吗?她真的不会介意吗?……

兄妹之禁锢的爱

我翻身倒在她的旁边,眼睛盯着屋顶,身上的温度逐渐降了下来,脑袋懵懵懂懂的不知该说些什么、做些什么。良久,耳畔传来她的声音“愚兄……是我不好,你不要胡思乱想……可能是我太寂寞了吧,其实我们一直做兄妹就很好呀,你总是象亲哥哥一样的疼我。也许我们真的不该这样,也许将来连好朋友的没的做了,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哥哥……”

昨天是我30岁的生日,梦雅打来电话,只说了两句话:“生日快乐!……愚兄,……你还要让我等多久……”

也许我只是不够勇气去面对她,兄妹之禁锢的爱只是借口,我怕的是她会后悔,而我也不确定我对她是什么感觉,但是到现在,我想我是喜欢她的吧!毕竟我为了这个问题思考这么久,而她等了这么久,就当给自己和她一次机会,让我们打破兄妹之禁锢的爱吧!